辛亥革命爆发之际,清朝位高权重的九大总督在干嘛?

热点专题 浏览(1150)

  总督一职最早出现在明代正统年间,意为代表朝廷中央督辖地方事务,不是常设官职,具有中央派遣性质。不同于县令、知府等地方固有官职,县令和知府有着天然的地方职权管辖事务,总督则是类似钦差大臣,多由皇帝信任的人担任,事情一毕就会召回中央。清朝的总督是位高权重的封疆大吏级人物,看似权柄彪悍、随时可以割据地方称霸的表面,实则处处受下级官吏限制,朝廷中枢信任他、地方官员认可他,他才有权有能力做事,如若不然,就像个供奉在庙宇内的菩萨,没人事事当真向他禀报请求许可。

  1564672657266797303water.jpg

  总督职权遭到空前的膨胀扩大,是在鸦片战争以后,西方先进的工业文明入侵中国,有许多需要当即处理的事务不能奏明中央快速得到答复,只能放权给总督,真正的总理地方事务。越到清王朝的后期,这一现象就越明显,总督权力就越大。总督最后变得犹如割据一地的皇帝,朝廷有许多想办的事,没有地方总督的认可,根本实行不了,只是穷吆喝,出工不出力。

  清朝总督有十二位,直隶总督、两江总督、闽浙总督、湖广总督、两广总督、陕甘总督、四川总督、云贵总督、东三省总督、南河总督、东河总督、漕运总督,前九位是总管一省或几省的地方军政,后三位各有各的用处,南河总督总督江南河道、提督军务,东河总督总督河南、山东河道、提督军务,漕运总督总督漕运、节制江北镇道各官。后三位在清朝灭亡前都进行了裁减,所辖事务并入了九大总督。

  1564672657234160059water.jpg

  总督制有点像隋唐时期的节度使,中央权威颇大的太平世道,他们生不出什么乱子,若是中央稍显疲态,他们就会像饿狼般汲取帝国的血液,加快它的消亡,借助自己现有的权势逐鹿中原,开创一个新王朝。总督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脱离中央掌控的?这事不是突然发生的,而是经过漫长时间量变堆积成质变的,一部分是列强入侵、皇权旁落等原因,还有一部分是人心思变、知识分子和地主阶级对清政府的上层统治者失望透顶。

  最明显、最具代表性的事件是:1901年清政府的最高统治者慈禧太后向全世界宣战,懿旨各地总督巡抚驱逐洋人,东南一带的李鸿章、刘坤一、张之洞等地方督抚强烈反对,李鸿章更说出大逆不道的话“此乱命也,粤不奉诏”。史称“东南互保”。从这一事件不难看出,清政府已经渐渐失去对地方的掌控,每一个督抚辖管的地区就是一个小国家。

  1564672657300853694water.jpg

  1840年鸦片战争爆发到1949年新中国成立,无数中华儿女为复兴中华,慷慨前进、从容赴死,除了极少部分的极端分子,没人希望神州大地被外敌侵略,泱泱中华被敌国奴役。所以中国人经过多方尝试,有的规模大,有的规模小,有的局限地方一小撮人,有的大至全国大片地区,辛亥革命自然是举足轻重的一次尝试。

  辛亥革命推翻了清王朝,统治阶层重新洗牌,有很多人肯定是不愿意的,旧秩序被打破,肯定会影响到既得利益者,九大总督便在其中。辛亥革命爆发之际,九大总督在干嘛?作为旧秩序的坚定拥趸者,九大总督在风云变幻的时代大潮中能做什么呢?

  最后一任东三省总督赵尔巽,总管奉天(即辽宁)、吉林和黑龙江三省,汉军旗人,身在满族发祥地,该地之重要无需笔墨叙说大家都知道。具有汉人血脉的赵尔巽能任如此高位,绝对是死心塌地跟着清朝干的,后来的史实证明的确如此,清朝中枢没看错人。奉天城内有人要革命,赵尔巽无情镇压,数千以上革命人士和普通民众惨死。中华民国成立后,赵尔巽有暗地里活动惹事,后逐渐沉下心来编撰《清史稿》,为后人谋福祉遗功德。

  1564672657219330111water.jpg

  最后一任直隶总督张镇芳,总管今天津、河北大部与河南、山东小部,袁世凯兄嫂之弟,汉人。直隶是大清的心脏地带,一旦有变将波及全国。张镇芳的仕途辉煌在八国联军侵华后,升迁轻而易举。1912年2月2日,张镇芳任直隶总督,十天后清朝就灭亡了。张镇芳还没缕清自己职权部下就被免职了,什么事没干,简单的以不变应万变。

  最后一任两江总督张勋,总管江苏(含上海)、安徽和江西三省,武昌起义后张勋率领新军镇压起义,想力挽狂澜,但他任职时间不过一年,终究是蚍蜉撼树。张勋,人称辫帅,清朝灭亡后依旧效忠清王室,命令部下不许剪辫。1917年7月兵变复辟,未果。

  最后一任两广总督张鸣岐,总管广东、广西两省,花钱买来的封疆大吏,还没坐多久,辛亥革命即将爆发,他哪愿意,便大肆捕杀革命党人。后携款潜逃日本,日本全面侵华战争刚开始,他就明目张胆地投靠,做起了汉奸。

  最后一任闽浙总督松寿,总管福建、浙江两省,官从北做到南,再从南做到北。革命前夕有人劝说松寿投降不玩顽抗,松寿反应剧烈就是不肯。看到他这么不配合,革命军当晚就起义,松寿军不敌,松寿本人吞金自杀。

  1564672657239404794water.jpg

  最后一任湖广总督博尔济吉特·瑞澄,总管湖北和湖南,拿到革命党人的名单,没听同僚的销毁以定人心,反而开始抓捕,导致武昌起义提前开始,瑞澄弃城逃窜,从上海再到日本,再无音讯。最后一任陕甘总督长庚,总管陕西、甘肃和伊犁(即新疆)三省,武昌起义爆发后很干脆的将印信交托甘肃布政使,自己逃走。最后一任四川总督赵尔丰,总管四川省,调走湖北新军镇压保路运动,引发武昌起义,被革命军斩首示众。最后一任云贵总督李经羲,总管云南、贵州两省,思想先进开明,为后来的中国培育出大批军事人才,还出钱资助革命党人,辖区内的革命活动他一概不理。云南起义,李经羲不愿降“革命”,后经商讨他对革命有功,便派人护送他全家去往上海。

  这九大总督在常人眼中实在算不上什么的“大人物”,像是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被世人认可的才能出众之辈一个都没有。而且他们的任命有点像清廷高层的破罐子破摔,十分的随便,位在中枢那帮人已经不是像慈禧在世时那般人才济济,大小猫两三只,只想揽钱。

  1564672657384411558water.jpg

  后话:若是当时有李鸿章、曾国藩、张之洞这等人物在,拥护着清朝,恐怕清朝不会这么草草灭亡。

达到当天最大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