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栖霞:借项目之名采石挖沙 举报人电话遭泄漏!!!

国内新闻 浏览(1068)

山东栖霞:借项目名称借砂记者的电话被泄露了!《山东栖霞:借项目之名采石挖沙 举报人电话遭泄漏!!!》

该领域的机器正在运转。

采石场开采的石头被运往附近的石材厂加工

最近,山东省栖霞市有读者报道,该市官岛镇汕头村有两处建筑工地。一是以土地改良为名,在水源保护区挖沙;另一种是利用大量的石头。

7月26日,采访小组在知情人士的带领下找到了这两个项目的位置。一路上,内部人士一再提醒采访团队,这些网站都是社交人士,他们不能留在现场。如果找到它们,人身安全将受到威胁。

疏浚场地位于水源保护区内,大量挖出的沙子像山一样堆积起来,几台大型机械正在运转。在疏浚现场不远处,从山上的采石场中提取的大量石块被运往附近的石材厂并加工成石块。从石材厂堆积的石块来看,石材开采时间已经很长。

在仔细观察了两个地点后,采访小组决定向栖霞自然资源和规划局(以下简称自然资源局)报告。此时,知情人士表示,两个建筑工地的施工企业与栖霞自然资源局密切相关。根据他的判断,该报告将遇到很多阻力。对于内幕人士的陈述,面试小组将持怀疑态度。

在10点55分将车停在附近的避难所后,采访小组设立了第一个报告电话,向栖霞自然资源局咨询了这两个项目的性质,并报告了采石和疏浚。一名女性工作人员表示,她立即向领导报告,执法人员将赶到现场与采访小组联系,但没有解释这两个网站属于什么。

20分钟后,在11点15分,采访小组再次致电自然资源局询问进展情况。女工作人员问:没有人联系过你,并说她再次向领导报告。

在中午11点46分,当采访小组再次致电自然资源局时,这名电话被一名男性工作人员取代。该工作人员表示,他不知道面试小组反映的情况,也找不到记录。面试小组不得不再次重复这一情况。该工作人员说,他会向领导反映并让面试小组等到位。执法人员到达现场后将联系面试小组。直到13点,执法人员仍然没有打电话,面试小组不得不离开现场。

下午15:26,采访小组第四次打电话给Benxia自然资源局,要求提供有关情况进展的信息。接电话的女姓姓工作人员表示,他们不知道并需要向领导报到。之后,面试小组仍未收到自然资源局的任何反馈意见。相反,一个自称为沙厂负责人的人打电话给面试小组并与他们会面。

此时,记者的电话信息已泄露给举报人。这似乎支持了栖霞市自然资源局与企业关系密切,提供保护的说法。

在17:36,采访小组第五次致电自然资源局反映此事。结果是来电者成了一名男性工作人员。他仍然说他不知道这件事。采访小组重复了非法情况并专门发言。记者手机泄露的情况很清楚。该工作人员还表示他将向领导报告。

17时54分,自然资源局执法大队的一名工作人员打电话给采访小组并反复强调他们已经到了现场。但是,面试团队想知道调查的具体情况并设置一个门槛:“您需要了解在案件中,您需要将您所在单位的相关程序和相关文件带到单位,我们可以回复。 “与此同时,他说他无法回复有关泄密记者的电话。(王玉峰)

15: 15

来源: Western Horizon

山东栖霞:借项目名称借砂记者的电话被泄露了!《山东栖霞:借项目之名采石挖沙 举报人电话遭泄漏!!!》

该领域的机器正在运转。

采石场开采的石头被运往附近的石材厂加工

最近,山东省栖霞市有读者报道,该市官岛镇汕头村有两处建筑工地。一是以土地改良为名,在水源保护区挖沙;另一种是利用大量的石头。

7月26日,采访小组在知情人士的带领下找到了这两个项目的位置。一路上,内部人士一再提醒采访团队,这些网站都是社交人士,他们不能留在现场。如果找到它们,人身安全将受到威胁。

疏浚场地位于水源保护区内,大量挖出的沙子像山一样堆积起来,几台大型机械正在运转。在疏浚现场不远处,从山上的采石场中提取的大量石块被运往附近的石材厂并加工成石块。从石材厂堆积的石块来看,石材开采时间已经很长。

在仔细观察了两个地点后,采访小组决定向栖霞自然资源和规划局(以下简称自然资源局)报告。此时,知情人士表示,两个建筑工地的施工企业与栖霞自然资源局密切相关。根据他的判断,该报告将遇到很多阻力。对于内幕人士的陈述,面试小组将持怀疑态度。

在10点55分将车停在附近的避难所后,采访小组设立了第一个报告电话,向栖霞自然资源局咨询了这两个项目的性质,并报告了采石和疏浚。一名女性工作人员表示,她立即向领导报告,执法人员将赶到现场与采访小组联系,但没有解释这两个网站属于什么。

20分钟后,在11点15分,采访小组再次致电自然资源局询问进展情况。女工作人员问:没有人联系过你,并说她再次向领导报告。

在中午11点46分,当采访小组再次致电自然资源局时,这名电话被一名男性工作人员取代。该工作人员表示,他不知道面试小组反映的情况,也找不到记录。面试小组不得不再次重复这一情况。该工作人员说,他会向领导反映并让面试小组等到位。执法人员到达现场后将联系面试小组。直到13点,执法人员仍然没有打电话,面试小组不得不离开现场。

下午15:26,采访小组第四次打电话给Benxia自然资源局,要求提供有关情况进展的信息。接电话的女姓姓工作人员表示,他们不知道并需要向领导报到。之后,面试小组仍未收到自然资源局的任何反馈意见。相反,一个自称为沙厂负责人的人打电话给面试小组并与他们会面。

此时,记者的电话信息已泄露给举报人。这似乎支持了栖霞市自然资源局与企业关系密切,提供保护的说法。

在17:36,采访小组第五次致电自然资源局反映此事。结果是来电者成了一名男性工作人员。他仍然说他不知道这件事。采访小组重复了非法情况并专门发言。记者手机泄露的情况很清楚。该工作人员还表示他将向领导报告。

17时54分,自然资源局执法大队的一名工作人员打电话给采访小组并反复强调他们已经到了现场。但是,面试团队想知道调查的具体情况并设置一个门槛:“您需要了解在案件中,您需要将您所在单位的相关程序和相关文件带到单位,我们可以回复。 “与此同时,他说他无法回复有关泄密记者的电话。(王玉峰)

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面试小组

石材厂

电话

自然资源局

研究者

阅读()

http://www.sugys.com/bdsF/1a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