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能电池陷危机:12亿元应收账款收回难

国内新闻 浏览(1930)

?

每日经济新闻

ea82-iaxiufn6343481.jpg

每位记者李星都是段思尧编着的。

屡次拖欠工资最终激怒了国家电池公司的员工。 “我说我们将在7月31日给我们工资和补偿,但我们尚未收到,所以我们将进行仲裁。” 8月2日,一位北京国能电池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国家)电池)辞职的员工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

同一天,40多名国家电池员工,包括已经离开公司的员工,正在办公,并就即将辞职进行谈判,将在北京房山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进行调解仲裁。

“自去年下半年以来,该公司已经拖欠工资。今年到目前为止,只发布了1月份的工资。”国家电池电池组成员张健(化名)表示,公司不仅不支付工资,也不会发表声明。

记者了解到,拖欠工资的问题不仅存在于国能电池的北京总部。河南省国能电池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南能电池河南工厂)在河南郑州也有拖欠工资。 “在今年8月底之前,我们将尽最大可能解决员工拖欠问题。”国家能源电池负责人在接受采访时说。

一些员工提起仲裁

今年7月22日,国能电池向北京总部全体员工发布公告:“公司将于7月31日解决部分经济补偿问题;并于8月31日结清所有拖欠工资”。 p>

但是,直到仲裁日才收到部分国家能源电池员工的报酬。在仲裁调解过程中,一些雇员在仲裁庭表示:“只要公司可以将薪水发给我,我现在就会离开。”

记者了解到,以国家能源电池为代表的谈判代表主要解决了拖欠工资,补偿和报销费用等问题。经过一次又一次的调解,国能电池派出的一些员工和谈判代表达成了最终意见,即国能同意分批支付工资,报销和不同情况下员工的“N + 1”补偿。其中,退休员工的支付日期和“N + 1”补偿金将于9月20日确定,员工的报销日期为11月30日。

事实上,在派出谈判代表参与仲裁之前,国能电池已与部分技术人员达成协议。

“我们与该公司达成协议。撤回诉讼后,该公司承诺按期发放拖欠工资和'N + 1'补偿金。”一名退出法律的国有电池技术人员告诉记者,他们的工资和报酬是在当天提出的。这是九月底和十月底。

当部分员工前往房山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进行仲裁时,《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在北京市房山区城关街的国能电池门口看到,仍有员工上下班。

“该公司的员工曾经达到1000多人。现在裁员和员工辞职,公司只有不到200名员工。“在国家电池公司员工看来,仲裁可能没有用,公司也没有钱承诺。这也是一句空话。

据了解,为了防止各种工资上演,国能电池北京总部在公司门口增加了巡逻保安。记者从值班的保安那里了解到,为了防止员工“闹事”,两年前国能的电池开始增加保安人员的数量,并实施了24小时值班制度。

河南工厂也有欠款

记者了解到,河南国能电池厂也遭遇拖欠工资。河南工厂拖欠北京总部。河南南能电池厂的一名员工告诉记者,公司从年初至今只生产了100多套电池组。核心生产也停滞不前。

对此,上述国家电池的相关负责人表示:“河南工厂状况良好,一直处于紧急状态,不仅在电池组的生产,而且在电池的生产和销售中。”

然而,在记者访问期间,国家电池北京总部和河南工厂的一些员工告诉记者,河南工厂从来没有生产过电池,只是小批量生产电池包。

国能电池的一名内部员工透露:“河南工厂目前一直在销售电池。然而,这些电池不是河南工厂生产的,而是北京总部生产的库存电池。

开心宝表示,国能电池成立于2011年,注册资本3.6亿元,总部设在房山区。目前,国能电池已在郑州、河南、海宁、浙江、阜阳、湖北、南昌、江西、新余、江西等地建立了生产基地。

张健告诉[0x9A8b]在国能电池的鼎盛时期,北京总部有三家工厂。除现有办公区外,他们还租用了隔壁工业园区的生产厂房和距离公司约5公里的生产厂房。从2018年初开始,国能电池在北京租赁的两家工厂已经停产。同时,北京总部的产品、生产设备和人员已调到河南工厂。

“工厂停产,一线员工工作量大大减少,工资没有保障,只能选择自愿离职。随着公司的裁员,北京总部的员工将越来越少。”国能电池公司的一名员工鲁能(化名)向记者透露。

今年7月19日,国能电池发布的《每日经济新闻》显示,由于公司生产经营战略的调整,原工程技术中心,研究所,质量部门,供应链管理部门和销售部门转移到河南PACK公司;北京总部只保留人力资源部门,办公室,战略规划部门,战略财务部门,清算和生产管理团队以及安全部门。同时,未经董事会主席批准的北京人员自8月1日起按照北京最低工资标准执行。

“截至目前,公司尚未执行此通知,大部分员工都没有去河南工厂。”陆奇说。

中断一些催款的售后服务

面对拖欠工资问题,国能电池在向北京总部员工发布公告称,由于新能源产业的影响,公司目前有12亿元应收账款尚未收回,导致一些离开公司的员工的薪酬和工资。报销未及时支付。

“截至今年7月底,该公司的应收账款总额为12.5亿元人民币。”上述国家电池相关负责人表示,公司正在加大催款力度,对于拖欠大额的企业,已采取法律措施。

至于“国能电池尚未收回的应收账款12亿元”,国能电池的许多内部员工认为难以收回。 “去年4月交付给客户的升级版68Ah电池,有一个虚假的电池性能容量报告,导致大规模的售后问题。”国家能源电池售后服务部的一名员工指出,如果问题得不到解决,该公司很难采取回应的方式。

关于员工暴露的电池问题,上述国家电池负责人表示:“国产电池生产的产品不太可能出现问题。”

但是,售后服务问题是影响国家电池及时收回欠款的因素之一。 “为了收回公司付款的欠款,该公司已采取措施中断合作伙伴公司的电池售后服务。”上述国家电池售后服务部门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

在上述国家电池相关负责人看来,公司中断的售后服务企业主要是长期拖欠付款且拖欠大量的汽车公司,并且没有中断后的所有客户的销售服务。

据了解,国能电池北京总部生产的电池主要服务企业是一汽解放,东风旅行车,安凯客车,银龙新能源,伊春客车等企业的商用车企业。一汽解放的相关负责人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截至目前,国能电池的售后服务尚未中断,双方的合作仍在继续。

上述国家电池售后部门的工作人员也表示,公司的售后工作量有所减少,但公司的售后工作仍在继续。

据上述国家电池相关负责人介绍,“公司将在8月底解决员工工资问题,并全面恢复生产。”

主编:常富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