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志红犯下“十七宗罪” 为何没有“呼格案”?

国内新闻 浏览(1769)

?

最高法院审查证实,赵志宏犯下了“十七罪”。为什么没有“周案”?

根据中国之声:最高人民法院批准,内蒙古自治区呼和浩特市中级人民法院于30日上午按照最高人民法院院长颁布的执行令执行死刑。法庭。检察院应当派人到现场监督。呼和浩特市中级人民法院向赵志宏宣布,并为最高人民法院的刑事判决服刑。在执行死刑前,赵志宏拒绝与他的近亲见面。

最高人民法院经审查确认,1996年9月至2005年7月,被告赵志宏先后在内蒙古自治区呼和浩特市和乌兰察布市共发起了17起故意杀人,强奸,抢劫,盗窃罪。共有6人被杀,2名年轻女孩被强奸,10名妇女被强奸和被盗。犯罪的性质特别糟糕,手段残忍,社会极其危害,后果和犯罪极其严重。赵志宏也是累犯,应当依法严惩。虽然赵志宏可以如实地承认自己的罪行,但根据事实,性质,情节以及对社会的危害,法律还不足以予以惩罚。

值得注意的是,一审和二审法官认定赵志宏犯下了21起罪行,但最高人民法院审理并确认了17起案件。在未确认的四个犯罪事实中,赵志宏的自我认可的强奸在杨的“巨大的吉尔格局”中杀死了一些东西。那么,为什么赵志宏声称他在巨大案件中杀害了受害者,但是法庭没有确定呢?最高法没有证实赵志宏对杨某某的强奸和谋杀。这是否意味着“巨额案件”重审并被无罪释放?在这方面,最高刑罚法院的负责人以书面形式回答了记者的提问。

自我认定的21项犯罪,4项证据不足,不清楚事实不被承认

一审和二审法官认定,被告人赵志宏犯有21起故意杀人罪,强奸罪,抢劫罪和盗窃罪。经审查,最高人民法院确认了17起犯罪事实;其中4个未得到确认。北京师范大学教授宋英辉说:

宋英辉:“在赵志宏的整个案件中,他承认他犯下了21起罪行。最后,法院发现了17起罪行,这意味着有4个法院未被查明。这四个法院未被查明,主要是因为证据不足。事实不清楚。在四起案件中,包括前几年纠正过的巨大案件。在Huguegler模式中,虽然赵志宏认为他这样做了,但法院并没有断定案件是赵志宏实施。“

赵志宏总是供认强奸并杀死杨,为什么最高法律认为无法证实?最高法律回应:虽然赵志宏主动并且总是供认强奸并杀害受害人,谋杀的地点和主要供述手段,以及现场调查记录,尸体鉴定意见和其他证据一般都得到确认,但具体犯罪时间事件发生前后的供述细节不一致,受害人是否在现场,受害人的衣服,是否从受害人身上找到财产,供认不稳定。宋英辉分析:

宋英辉:“这些不一致,没有合理的解释,没有办法用其他证据排除这些矛盾。所以案件本身的事实不清楚,证据不充分。所以这个案子也表明法院在我们国家坚持证据。原则,也就是说它被判有罪,必须清楚,证据充足。“

被告的人口很重要,但必须基于案件的事实。

赵志宏对一些重要情节的认罪与证人证言,尸体鉴定意见,现场检查和成绩单的证据不一致。例如,犯罪时间是1996年3月至7月和20:00至22:00。承认受害人没有穿多少,没有系腰带和其他衣物,而杨所穿的腰带的实际情况明显不一致;受害者的耳环与杨的耳朵未受损的情况不一致。还有很多。换句话说,指出赵志宏犯罪的证据只是供述,而案件中的供述与其他证据之间存在着许多重大的矛盾或分歧。根据这样的认罪,赵志宏不能发现犯罪。在这方面,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陈卫东分析说:

陈卫东:“在我国的刑事诉讼法中,虽然被告人的供述是非常重要的证据,但我们不仅承认,注意供述,而且不相信供词,根据整个案件的证据和事实来在没有证据或证据不足的情况下,根据法律规定,有必要作出不依法承认的判决。“

最高法律在问答中指出,四项罪行的事实未得到确认,而基于缺乏证据的法律推定未必符合客观现实。就赵志宏案而言,缺乏证据不仅是落后侦查技术,案件解决时证据湮灭等客观因素,也是赵志宏连续犯罪的主观原因。可能会引起混淆和认罪。对此,律师刘志敏分析:

刘志敏:“由于证据,它可能能够恢复事实,但可能无法完全恢复事实。毕竟,证据与事实之间还有一段距离。随着高科技的发展和我国法律制度的完善,相对比例在原有的证据收集和管理中,我们在未来都在改进。法治建设一直在向前发展。“

“巨大案件”因证据不足而被无罪释放,而不是赵志宏的自信心

最高法没有证实赵志宏对杨某某的强奸和谋杀。这是否意味着“巨额案件”重审并被无罪释放?最高法院首先回应说,内蒙古高等法院按照法律规定的程序无罪释放,然后重新审查并判处故意杀害杨某某的被告。这种重审和判决既谨慎又尽职尽责,可以经受法律和历史考验。它得到了各行各业的广泛认可和高度赞扬。与此同时,有人指出,“巨大案件”被重新监禁和无罪释放,因为发现胡格兹勒故意杀人罪的证据不足,不是因为赵志宏认真而凶悍。专家强调:

宋英辉:“在巨大的情况下,也是因为犯罪事实不清楚,证据之间存在矛盾,证据不足,宣告无罪释放。两种情况都表明我国必须有足够的证据证明犯罪必须在刑事诉讼中被定罪,必须予以排除。合理怀疑。“

人民法院应当维护司法中立,严格履行司法职能,依法作出公正判决。

最高法律强调,正是由于从“巨大案件”中汲取的深刻教训,人民法院更加坚定地执行了证据裁判和法定认证标准的司法原则,即使面对自我承认的犯罪案件像赵志红。毫不含糊,也不例外。中国政法大学教授顾永忠说:

顾永忠:“定罪涉及杀害一个人的生命,因此有必要遵守法定的定罪标准,即事实清楚,证据确实足够。”

谈到处理案件的启示,最高惩罚法院的负责人详细阐述了必须遵守的四项原则:必须维护证据原则,维护怀疑原则和原则。必须在未经审判的情况下建立有罪的坚持严格的司法原则。人民法院不受各种论点的影响,维护司法中立,严格履行司法职能,依法作出公正判决。

事实上,“我不认为赵志宏是巨大案件的真正凶手”的判决和“改变巨大的吉勒图罪”的判决恰好遵循“怀疑永远不存在”的原则。在判决中,我们经常听到“事实清楚,证据真实,充分”的说法,面对像赵志宏这样的自我承认的案件,也不例外,它可以真正坚持证据裁判和坚持原则。法治的进步值得高兴,因为怀疑的原则不是由原则和未经审判的坚持决定的。所谓进步,就是要把法治精神体现在具体案件中,使群众在每一个案件中都能感受到公平正义。一些进步最终会融入中国法治之海。

杨光记者孙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