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专家:“华盛顿的对华新共识让我恐惧”

国际新闻 浏览(1268)

参考新闻网7月29日报道《华盛顿邮报》该网站于7月25日由塔夫茨大学弗莱彻法律与外交学院国际政治学教授丹尼尔德雷兹纳发表了一篇题为《为什么华盛顿的对华新共识让我恐惧》的文章。文章指出,美国鹰派煽动对中国采取强硬态度令人恐惧。该文章现摘录如下:

一段时间以来,本报辛勤工作的专栏作家一直担心美国精英对中国日益强烈的共识。一个原因是美国精英和公众之间的差距似乎越来越大。

美国选民对中国的威胁关注度较低。与近年来的民意调查结果一致,他们更关注恐怖主义等问题,而不是任何大国。根据芝加哥全球事务研究所发布的调查数据,即使那些支持当前与中国发生贸易战的人也只是希望这种压力将在未来带来更有利的贸易协定。

如果美国精英采取的外交政策实施所谓的大战略不同于普通民众的态度那么无关紧要。毕竟,从表面上看,精英们应该更加关注这些问题。话虽如此,值得指出的是,达成共识的美国精英主要由外交政策专家而非中国专家组成。

这让我们想起最近的一篇名为《纽约时报》的文章《新的红色恐慌正在重塑华盛顿》(见《参考消息》7月22日,第14版)。文章的作者安娜斯旺森(Anna Swanson)探讨了由斯蒂芬班农和弗兰克加夫尼领导的现任危险委员会的复活,并得出结论:“对中国的恐惧已从白宫蔓延到国会。在整个联邦政府的政府中,他们毫不犹豫地将北京的崛起视为对经济和国家安全的威胁,并将其视为21世纪的决定性挑战。“担心与班农和加夫尼的胡说八道会引起人们对鹰派的立场感到不安,所以中国鹰派人士抱怨斯旺森的文章。